95后妹子辞职回长沙视频号创业六个月变现90万

发布日期:2021-05-15 12:37   来源:未知   阅读:

  黄小奕是见实认识的一位95后小伙伴,2018年大学毕业后,她在北京做过两份正式工作,一份与企业服务相关,另一份跟新媒体相关。

  2020年,朋友说她离职回到了家乡长沙买房结婚,还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视频号创业者。最近跟她深聊才知道,她注册的视频号「奕说」,阅读量已经超过了100万,最高阅读量20万+,每条视频的平均阅读量在1万左右。短短创业半年,已通过视频号变现近90万。

  不过,她走的不是视频号内容带货的老路子,而是选择以视频号作为 to b 服务的切入点,通过帮企业家免费拍视频号,先跟企业建立起信任关系,然后再进一步针对企业端的痛点和需求做更多的个性化服务。

  黄小奕说,她其实更想切入到企业的交易中。比如他们刚帮一家做巧克力的公司发了两条视频号内容,后台就有好几家MCN机构希望给这家公司带货。这件事让她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就是成为厂家和MCN等渠道的中间人,并从中抽取适当的提成,这种模式比单纯的视频带货,更有想象空间。

  在交谈过程中,见实发现她似乎在误打误撞中,正好击中了二三线城市的市场空白。现在,二三线城市企业经过公众号、抖音和快手等市场红利的洗礼,大都已经意识到了线上传播的紧迫性。但对视频内容有一定要求的企业,却很难在当地找到合适的人才。长沙这样的城市虽然有很多美食博主,但真正对接服务企业并做好交付的服务商却寥寥无几。

  而95后的她从大学期间在各种短视频内容中耳濡目染,再加上两年的北漂“卧底”经历,现在不仅知道好的内容怎么做,还将自己积累的资源都全部用于针对企业的个性化服务中。

  现在,不妨让我们通过实录,重新回到深聊现场。一起看看黄小奕如何说服二三线城市的企业接受视频号,并进一步切入到企业的业务中,以及她发现的更多视频号机会。如下,Enjoy:

  黄小奕:2020年6月,我刚辞职,正好还成为了第一批被视频号灰度到的作者。当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了两条美食类的短视频,没想到一周后居然有了近一万的阅读量,这也让我愿意花更多精力去研究它。

  当时的视频号还没开通小商店和直播,但我当时判断肯定会开通的。为什么?第一,微信社交生态中一直缺电商模块,而且抖音和快手的现成案例已经摆在眼前了;第二,一个在腾讯总部上班的长沙朋友告诉我,视频号在腾讯内部是一个战略级别的产品,未来可期;第三,当下的5G时代,是一个从图文表达转变到视频表达的时代,未来视频号会像公众号一样成为每个企业的标配。

  因此,7月份我决定回到长沙做视频号,当时就想做100个优秀青年的故事,这个灵感源自于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为什么?因为这里存在一个时间壁垒,别人想要超越我,就得先拍100个优秀青年故事。好的内容都一样,需要靠时间来积累。

  黄小奕:现在,「奕说」整体阅读量已经超过了100万,平均每条视频的阅读量在1万左右,最高阅读量达20万+;平均点赞量在600个左右,最高的点赞量能到4000多个。半年的时间里,通过视频号切入,我们变现近90万。

  目前我们视频号已经邀请采访了40位优秀中青年,其中不少都是上市公司的企业家或年收入几十亿的创业者。而目前我们服务的企业几乎都来自于这些视频号客户,其中12家跟我们达成了合作,主要是给企业提供视频化的方案,包含账号定位、文案撰写、视频制作、后期运营,以及企业服务和产品的变现。

  黄小奕:我们其实是把视频号作为切入点,帮企业家们免费拍视频号,先用这种方式跟企业建立起信任关系,然后再针对企业端的痛点和需求做更多个性化的服务。

  如果一上来跟企业说自己可以做文案包装、视频包装等品牌化传播方案,人家并不一定会信任我们。

  黄小奕:第一,我毕业后在AA加速器工作时,主要服务的是企业,也看到了很多企业的痛点和弊病,尤其是他们对新媒体传播的认知不足。2020年的疫情吓坏了很多之前完全依赖线下的企业,他们都在开始积极寻找线上渠道。

  第二,线上视频化的传播虽然降低了企业的营销成本,但却对相关的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条最基本的视频也需要文案、拍摄、剪辑和运营这四个步骤,而且文案风格、内容形式、表演类型、后期运营等,同样需要根据企业需求去做个性化设计。

  第三,企业必须通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变现,他们想要做好视频内容的动机更强烈,而且他们也有实力为我们的服务付费。

  第四,现在很多面向C端用户的产品都是视频号付费课程,但其实不少人自己的账号的内容质量都很一般,怎么去教好别人?这种模式可能在早期可以收割一些智商税,但无法长久发展。

  黄小奕:对,相对来说,北京的企业很容易接受新事物,多才多艺的人才也多,他们自己直接就可以玩了。但像长沙这种城市的企业都传统务实一些,他们会觉得视频号、抖音快手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好像没有用,因为无法快速看到效果。

  我接触的长沙传统企业在新媒体方面的宣传都做的非常少,很多企业连像公众号这样的免费发布渠道都无法做到按时发布,更别说微博、百家号、抖音和快手等媒体渠道了。前两天跟一家企业谈合作时,他们说自己的抖音号是昨天刚开通的。但咱们都知道,现在抖音的流量已经非常贵了,入场也有点晚了,除非你的内容足够独特。

  黄小奕:第一,我们告诉这些企业,视频号在微信生态中,可以跟微信公众号、小程序、个人微信、企业微信等板块实现自循环,可以做内容、卖货,还能将用户吸引到自己的私域社群中,这是大势所趋。

  第二,抖音和快手已经完成了一波市场教育,大家都知道现在入场快抖已经晚了,但视频号刚开始,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第三,如果他们不会做,我们可以帮他们从零开始做,包括账号定位、文案撰写、视频拍摄,以及如何链接公众号、小程序等,甚至包括后期的运营。相当于,我们将自己的服务内容打包成了产品去完成变现。

  黄小奕:主要是零售快消品和教育类型的企业。类似的企业很多,我们去聊合作基本一打一个准。

  我举个例子,湘巧食品公司就是我们合作过的第一家公司,他们是做巧克力的。之前都是跟商超货架或像兴盛优选这样的社区团购渠道合作,年收入在两三亿左右。

  他们去年才开始做淘宝天猫、拼多多,但这些渠道的产品价格和利润都压得很低,也很难突破已有的价格体系,所以他们今年要打造一个新品牌,并全面实现线上化。

  此外,有些企业的合作意向虽然很强烈,但他们的产品本身可能并不太适合做线上带货。比如,我们之前在湖北接触过年产值十几亿的肥料公司和客单价几十万的农机设备,这种产品在线上成交的难度会比较大,我们最多可以帮他们做一些品牌宣传。

  黄小奕:我们其实不想做代运营,帮企业走出第一步后,我们都希望他们内部搭建起自己的内容和运营团队,而我们则走到后端的指导和业务变现上。因为前端的文案和视频制作都太重了,非常消耗人力。

  企业肯定也更新希望私域社群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让其他团队来运营。最终我们想的是打通视频化电商这一环节,这样才有长期价值。

  黄小奕:像湘巧的这样的公司,我们可以帮他们打通带货渠道。怎么做呢?首先,湘巧拥有自己的工厂,每年能产出50多吨,产品质量也经受过市场的考验,只是没有做线上渠道的能力。

  所以,第一,我们先帮他们开通视频号和小商店,现在每条视频平均1000多个赞,转发量在200到300之间。没做多久就有代理商和渠道商来下单了,虽然下单量不大,但说明了视频号的小商店这个渠道是可行的,后面还会有自己粉丝、社群等私域流量,今年的增长空间还很大。

  第二,我们还会帮他们的品牌做全面线上化,包括微博、小红书、今日头条、百家号等;而且我们还会联合抖音快手的带货达人和MCN机构 ,以及社区团购资源,帮他们实现更多渠道的带货。

  我们前期帮他们做公众号、视频号内容和渠道,只是收取基础服务费。比如,基础费用包括一个视频号每个月发8条,但运营、文案、拍摄都是另外收费的。他们找不到新的渠道,我们可以帮他们找,而且都是他们感觉陌生但效果都不错的渠道。

  见实:看得出,你们已经直接参与到了企业的渠道交易中,这里的变现空间比做视频号本身更有想象力。

  黄小奕:对啊,我们更希望能切入到企业的交易中,帮他们带更多货,这也是企业最痛的点。湘巧的第二条视频发出去的时候,后台就有十几个MCN机构想给他们带货,这一点让我们也很惊讶。他们有不错的产品,我们通过专业的内容传播,让更多人知道他们有这样的产品,剩下的就是让更多人可以直接买到他们的产品。

  我们了解到,很多给主播带货都只是二手贩,而不是直接对接厂家的,中间会存在很多信息差,而且库存量、物流、退货等都没办法完全保证。

  所以,我们有了一个大胆的想象想法,可以帮湘巧这样的厂家直接对接MCN机构,具体来说就是提前签订协议,从中抽取适当比例的佣金,让整个流程都处于相对透明的状态,这个事情才可能长久。

  而且,目前在湖南能跟企业保证做多少量就能做到多少量的服务商可能就我们一家,这也使得很多企业愿意跟我们谈合作。

  黄小奕:我觉得,视频号还很适合基于地理位置做社交链传播。比如,我在我们县城认识了一个文学爱好者,他把本地的诗词歌赋通过朗诵的形式拍成短视频,在本地传播的非常好,最高有几万个点赞量,阅读量有50多万。

  其次,用视频号结合名胜古迹也有机会,比如我们湖南的橘子洲头就有很多历史内容可以挖掘,本地人看完会因为共鸣和归属感去转发,破圈后也会吸引更多外地人来我这里旅游。

  此外,视频号非常适合本地的商家,比如长沙的商家可以通过吸引5公里以内的用户,实现从线上到线下的导流。类似的场景还有周边游和采摘园。

  黄小奕:目前刚开始做的个人视频号变现其实很难,包括很多视频号变现的数据可能都是假的,毕竟视频号也是刚起步而已。但反过来想,如果我们招了100个视频号账号,企业可以给每个账号投几百块钱帮他们产品种草,这条路应该是行得通的。如果顺利,我们会争取在明年突破1000万的收入规模。

  黄小奕:会有一点,比如会担心视频号会不会像微视一样,后面逐渐冷下去。但我相信肯定不会的,因为我们正处在视频化表达的大时代。

  之前很多人都说创业压力很大,说实话我没觉得。我个人不喜欢被别人束缚,反而是创业之后挺开心的,还好早创业了,团队的几个小伙伴都非常认可我们现在干的事情。虽然经历过两个月都没有收入,但我们都还年轻,不需要顾忌太多。而且,从第三个月开始,我们已经有了不错的收入,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宽。

  第一个阶段,看别人怎么玩。16年抖音刚出来的时候,我正好上大二,平时会关注一个自己喜欢的网红,里面的内容我玩不来就放弃了,还挺可惜的。另外,我比较喜欢美食和旅游,所以还会关注微博热点、马蜂窝,当时就是好奇心驱使,基本还停留在看别人作品的阶段。

  第二个阶段,开始尝试主动分享。2019年,我跟五个闺蜜一起去了上海迪士尼,我们拍的照片太好看了,不分享出去让人看见都不行,没想到第一篇内容就收获了20多万的阅读量。后来,我小红书中的一篇内容还做到了40多万,突然这么多人喜欢让我很有成就感。

  同时,我还成为了马蜂窝和今日头条的优质创作者。这让我在一家公司辞职后,手里同时运营了07年支付宝锦鲤@信小呆和Have Fun主持人@孙夏的微博账号,每月收入加起来有13000元,比辞职之前的工资还要高。

  第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让我知道了别人怎么写文案、拍摄美图,以及如何让一个Vlog的画面看起来很有美感。去年7月份开始研究自己的视频号,现在,我可以反过来帮企业去做视频号了。

  黄小奕:暂时没有,现在直播要么是为了涨粉,要么是为了带货,但现在涨粉的概率是比较低的,而且非常浪费我的时间,除非我本身知名度就很高,或者私域基础做得好。我现在的时间比较紧,等我可以从短视频企业服务中跳出来后,我肯定会开始直播的。

  1月30日晚上19 点,腾讯直播商务总监刘硕裴将在见实私域践行社直播,和大家深度拆解做私域流量运营的整套打法。 欢迎一起扫码学习。